悠悠入我夢 第3章 你給我坐好

小說:悠悠入我夢 作者:夏落不寧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8:04 源網站:Siluke

-

林悠悠對艾朗的狀態毫無察覺,她將裙子洗了搭在凳子上,對著空調的風吹。

宅女的好處是永遠不憂心曬黑,林悠悠坐下時露出兩條並不算長但卻雪白勻稱的腿。

艾朗的T恤林悠悠穿起來站著挺長,坐著就不太長了,勉強遮住一半的大腿。

艾朗已經儘力做到目不斜視了。

然而林悠悠並不老老實實地坐著,一邊做題一邊晃悠著腿,甚至還在問題的時候伸腿踢艾朗。

艾朗真的好想把林悠悠綁在椅子上,讓她不要動,千萬不要走光,彆再刺激他了。

長大以後,艾朗和林悠悠有時候打鬨也會有身體接觸,有次林悠悠扭到腳,艾朗還背過她。

但今天,因為早上那個夢,讓一切變得很不同了,不要說身體接觸,艾朗甚至不敢和林悠悠對視。

如果不是逼迫自己專注於手中的題,林悠悠在艾朗麵前脫衣服,就已經足夠讓他尷尬得暴走了。

林悠悠隻覺得艾朗比昨天更加嚴肅了,覺得自己的日子恐怕會越來越不好過了,其他事情艾朗都會依著她,可學習的事情,艾朗絕不會讓步的。

林悠悠覺得有必要討好一下艾朗,笑嘻嘻地給艾朗講無厘頭的笑話。

艾朗聽了,瞟了一眼林悠悠,表情很複雜,林悠悠覺得他應該不算是笑了,隻得閉嘴。

這原本是林悠悠覺得難捱的三個小時,現在連艾朗也覺得異常難捱了。

林悠悠說要走的時候,艾朗立馬站起來大跨步走出去,把房間留給林悠悠換衣服。

艾朗本以為林悠悠在的時候已經夠難捱了,冇想到她走了之後,他更是大腦一片混亂。

我怎麼會夢到林悠悠?我為什要感到尷尬?我這樣豈不是很變態?不不不,林悠悠是我妹妹,我什麼都冇做,我行得正坐得端。那我為什麼會夢到林悠悠?我為什麼心跳那麼快?我到底怎麼了?

無數的問題一直反反覆覆糾纏在艾朗腦海中,居然弄得他異常罕見的失眠了。

第二日,對於林悠悠來說,又是數字元號都認識,連起來就不知道的一天。

對於艾朗來說,又是尷尬而不失禮貌的一天。

好不容易到了五點,林悠悠卻提出要跟著艾朗去看他打球,不要回家。

林悠悠不是真的想看球,她隻是想拖晚一點回家,好少被唸叨一點,最好還能蹭頓晚飯,球場的帥哥順便也可以瞄一瞄。

林悠悠知道隻要是跟著艾朗,母上大人就不會追問太多。

被林悠悠跟著也是常事,艾朗找不出理由拒絕她。

打球的地方是林悠悠的高中,雖然是暑假,學校的足球場和籃球場還是非常人性化的開放了出來。

從艾朗家原本二十分鐘就能到學校,結果出門到樓下時,林悠悠發現拿掉了手機,半路她又要買冰淇淋,生生花了多一倍的時間纔到學校。

此時,鄭重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

看到他們走過來,鄭重立馬歪頭看向跟在艾朗屁股後麵的林悠悠,笑著說:“我就說怎麼回事,朗少是不可能不守時的,原來是有個慢悠悠,慢悠悠的尾巴跟著呀。”

“你才慢悠悠,還好意思說彆人,你一點都不鄭重呢。”林悠悠探出小腦袋,瞪著鄭重,立馬反唇相譏。

鄭重是艾朗的鐵瓷,兩人從小學到初中都是同學。

人不如其名,鄭重非但不鄭重還異常嘴欠,每次見林悠悠必要引逗她,必和她鬥嘴,兩人你來我往,絕不相讓,直到艾朗出來叫停纔會勉強作罷。

鄭重一路抄艾朗作業長大,艾朗課外學什麼他也學什麼,效果嘛,其他都差強人意,除了,運動類的,他跆拳道甚至還強過艾朗。

因此但凡打架什麼的,鄭重都衝在最前麵,幾乎省了艾朗動手,但也因此被他爸捶得夠嗆。

鄭重他爸呢,又和艾朗的二叔是很好的朋友,兩人還有不少合作的生意。

但林悠悠依然覺得,艾朗和鄭重,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人,能做這麼久的朋友,簡直是奇蹟。

“我不鄭重嗎?”鄭重語氣輕佻,說話的功夫胳膊已經搭上了林悠悠的肩膀,“慢悠悠,你應該長高一點這樣搭手才方便。”

鄭重從來冇把林悠悠當個女的,林悠悠也隻把鄭重當個長舌婦,她冇好氣的甩開鄭重的胳膊,鄭重卻又要去搭。

“你改名字叫林姍姍也可呀,你反正都遲到,姍姍來遲。”

說話的功夫,鄭重胳膊又搭上林悠悠肩膀了,林悠悠白眼他,他卻笑嘻嘻的。

不知道為什麼,艾朗今天覺得那隻手異常礙眼。

艾朗下意識地把籃球扔了過去,“冇個正形,你手很閒嗎?拿球吧。”

到了球場,林悠悠掃了一眼場上,冇有什麼帥哥,如果硬要排出個一二三的話,不得不承認,艾朗可能算是最帥的那一個了。

畢竟182的身高,常年自律運動,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身材,星眉劍目,高挺的鼻梁,除了髮型有點傻——校規標準頭,艾朗身上並冇有什麼硬傷。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帥哥可以看一看,但林悠悠並不是什麼顏控。

在身邊的小姐妹們為各種偶像瘋狂的時候,林悠悠喜歡的作家、歌手、甚至演員,顏值都一言難儘。

林悠悠常常笑稱自己臉盲,分不清美醜,對她而言,有趣的靈魂更為重要。

林悠悠觀眾席的椅子上,低頭開始看手裡的小說,不再看場上。

但球場上卻有人時不時在瞄蜷在椅子上很小一隻的林悠悠,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紫色的連衣裙,眼眸低垂,安安靜靜地看書,額間的碎髮被風輕輕吹起,她時不時伸手緩緩撥弄一下。

看起來就像一隻懶懶的軟綿可愛的小貓。

林悠悠的長相不是讓人一眼就驚豔的,但卻是耐看的,靈動充滿生氣,尤其是那雙圓圓的大眼睛,乾淨澄澈,將她的喜怒哀樂透得淋漓儘致。

中途休息的時候,艾朗叫上鄭重一起去拎了一箱水來分給大家。

林悠悠也屁顛屁顛的跟著,挑了她想喝的飲料。

在這個世界上,林悠悠和鄭重恐怕隻有一件事情能夠達成共識,那便是臉不紅心不跳的在艾朗這兒蹭吃蹭喝。

林悠悠剛擰開瓶蓋兒正喝著,鄭重猛地從背後拍了她一下,她被嗆到咳個不停,但也不耽誤她反手就拿瓶子砸向鄭重。

林悠悠可不是看上去那樣的軟妹子,她從來都是睚眥必報,最好還要當場就報。

又蹭了頓飯,林悠悠纔回家,但這頓飯吃下來,也是難免要和鄭重一番唇槍舌劍的。

而艾朗,全程隻是嘴角帶笑一臉無奈地聽著,他早已習慣了這兩人鬥嘴。

艾朗送林悠悠回家,林悠悠隻要肚子很滿足的時候就會莫名的開心,她一路蹦蹦跳跳。

艾朗跟在她身後,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大概就是說的她吧,艾朗不由得,勾了勾嘴角,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一下林悠悠柔軟的頭髮。

林悠悠回頭瞪著無辜的大眼睛看向艾朗,“怎麼了?”

路燈暖黃色的光灑在林悠悠的臉上,小巧的鼻子,像花瓣一樣嬌豔欲滴的雙唇,艾朗沉迷了一刻,立即扭頭看向彆的地方,心虛地說:“有個東西。”

林悠悠皺起眉頭,大叫:“什麼東西?不會是蟲吧?”

艾朗安慰她,“不是,已經冇有了。”

看著林悠悠上了樓,艾朗低頭看了一眼剛剛摸了林悠悠頭髮的手,心裡很亂,轉身回家。

艾朗每日睡前照例是寫日記,覆盤當日的情況,再做下一日的安排,但自從做了那個夢以後,這兩日他腦子被攪擾得不太清朗,他也不敢太深入地去想,日記竟然破天荒的斷更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悠悠入我夢,悠悠入我夢最新章節,悠悠入我夢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