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上順風順水,鳥兒和蟲兒的鳴叫奏響天籟,小動物吃草跳躍的聲音沙沙作響,讓人心癢難耐。於是林墨拿出鐵弓搭上木箭朝著一隻藍色的鳥射了過去,不過由於距離太遠,這番操作隻驚飛了樹林中的鳥群,林墨倍感失落,他的處女射就這麼不明不白地交代了。

不過他也大致摸到了一百的距離是到哪裡。不過說來也奇怪,通體鐵錠製作的弓,它的弓弦卻是一種極具彈性的黑色絲狀物,拉起來手感極佳,隻能歸功於異世界或遊戲世界了。

走了片刻之後趕到了那片溪水交彙處,水流不深,其中小魚小蝦散亂的點綴在各處。林墨走進檢視捕獸陷阱,發現裡麵有隻可愛的小兔子被困在裡麵,雙腿還在不時的蹦躂一下表示自己還活著。林墨隨即將兔子取出來,並將揹包中的阿比蓋爾之花拿出來。隻見林墨閉上眼睛,手起斧落,結束了小兔子悲慘的一生。此時阿比蓋爾之花驟然散發出粉色光芒並懸浮在死去的兔子屍體上,隻見一股黑色氣體從兔子身上溢位湧進阿比蓋爾之花。花中的白色幽魂漸漸變大到林墨的大腿以上,腹部以下位置停止增長,而這時阿比蓋爾之花逐漸縮小為一朵髮飾大小升起落在林墨的頭髮左側位置,宛如一朵髮飾般渾然一體。

此時的阿比蓋爾逐漸睜開眼睛,長長的睫毛猶如細絲捲起,大大的眼睛通體呈現白色,眼睛附近攜帶著些許漆黑眼影,更顯得呆萌可愛。這時,它微微張開了嘴巴,小巧可愛的說道,

“溫蒂,貼貼!”

緊接著阿比蓋爾微笑著飄到林墨麵前,彎彎的眉毛和眼睛彰顯著此時它的開心,親昵的蹭著林墨的大腿。

林墨此時有些懵逼,不僅是阿比蓋爾是一隻幽靈的形象,最重要的是頭上的紅花髮飾有點不符合他猛男的氣勢。他無視了蹭著自己的小可愛,立刻將髮飾收進空間,看著自己的形象滿意的耍了個帥。

然而此時我們的小可愛卻很傷心。它大大的眼睛充滿了委屈,然而卻冇能流出眼淚,它隻能仰頭看著林墨輕呼,“溫蒂,在哪兒?溫蒂,回來!”。

阿比蓋爾什麼都冇做,隻是一聲聲的輕喚溫蒂,林墨不知道阿比蓋爾口中的溫蒂是誰,但當阿比蓋爾略帶哭腔的奶音在林墨耳邊一直揮之不去。他隻好取出髮飾戴在頭上,這時,阿比蓋爾立馬轉換成了笑臉,又接著溫柔的蹭了蹭林墨的臉。“溫蒂,開心!”

林墨隻好無奈的戴著髮飾以及肩膀上飄蕩著的阿比蓋爾緩緩向山的方向走去。

阿比蓋爾真的輕飄飄的,冇有一點重量,還能夠穿過樹木等遮擋物,就像一隻幽靈一樣。

林墨在路上跟阿比蓋爾嘗試交談之後瞭解到,阿比蓋爾隻有一些簡單的思維和情緒。任何事情都要想著林墨,或者說是戴著溫蒂髮飾的林墨。

阿比蓋爾不會說太多複雜的語言,隻會不停的叫著溫蒂,之後帶著林墨走向花朵旁邊觀賞,飄上樹上嚇唬鬆鼠,或者拉著林墨走向溪邊看水。一路上林墨並冇有一直趕路,而是陪著阿比蓋爾在遊玩觀賞。

這種帶妹妹出去玩的感覺是他前世從冇有體驗過的,彷彿世界都是這個女孩的寶物,一切事物都能帶來幸福快樂。

即使妹妹口中的是另一個人,這何嘗不是一種NTR呢?林墨微笑的搖搖頭。

阿比蓋爾lv1:

力量:20

敏捷:8

體力:max

生命:600

精神:max

身體狀態:幽靈

技能:無

評價:對群能力突出的孩子,喜歡和姐姐溫蒂一起玩耍。

從阿比蓋爾的資訊可以得知,它的力量很高,攻擊手段也極為特殊,且是個群攻手。口中的溫蒂是她的姐姐,看樣子她或者溫蒂出現了什麼意外導致阿比蓋爾成為了幽靈但保留了基本靈智。

想不到意外獲得了一個好隊友和好妹妹呢,林墨愉悅的喃喃自語。

林墨又想到了落霞山中的豬人房和奇怪的山洞,那裡明顯是有什麼秘密的,但是現在林墨不敢太過靠近,還是等有了更強大的武器和防具後再來看看吧。

隨即林墨陪著阿比蓋爾轉頭前往蜜蜂平原。到那裡時隻聽一陣陣蜜蜂的嗡嗡作響。靠近一看,那裡的花朵變得更多更大了。笑意盈盈的粉花嬌俏聳立,靚麗優雅的紅花高傲綻放,低調卻高貴的紫紳士般的挺直著腰桿。開放的、堅毅的、優雅高貴的層層疊疊,隨著一陣柔風的輕撫而盪漾著波紋。

阿比蓋爾露出了開心的笑臉,大眼睛眯起宛如一抹勾起的殘月,興沖沖的拉著林墨飄了過去。

“哈哈哈,溫蒂。”

“慢點啊,小心裡麵的蜜蜂啊。”

林墨無奈的搖搖頭,拿出鐵弓跟了上去。

美麗的不隻是花海,還有蝴蝶和蜜蜂,當然,半個成年人胳膊的蜜蜂就不是很可愛了。看著阿比蓋爾周圍圍著的蜜蜂,林墨默默想到。

突然,蜜蜂轉頭看向了林墨。猩紅的雙眼彷彿散發著殺氣,下麵纖細的雙腿不斷摩挲著長長的尾後刺,振動的翅膀發出聲聲刺耳的尖鳴。

就在某一時刻,林墨眼神一變,拿起鐵弓,轉身就跑,順路還喊了阿比蓋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異界求生:爆肝使我快樂,異界求生:爆肝使我快樂最新章節,異界求生:爆肝使我快樂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