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忍下滿腹怒火,還是去見了皇後的最後一麵。

在走進寢殿之前,他心裡對皇後隻有怒。

結髮夫妻二十餘年,她深知他的籌謀,深知他不會傷害太子,卻還是不願意成全他,不願意念這一份夫妻感情。

但當他走到了寢殿,看到躺在床上的那個人,心頭便驀地銳痛了一下,那是一件素淡繡綠花的衣裳,許久不曾見她穿過了,久到他已經記不起來她曾有過這樣嬌俏的衣裳。

她頭上簪著花,映襯著恬靜的麵容,他忽然便記得在漫天風雪裡,她在雪地上奔跑,摘下了許多一小朵一小朵的梅花,細細地嵌入鬢邊。

她的臉色因奔跑過後顯得緋紅,與淡粉紅的梅花一色,顯得人比花嬌。

是啊,他都忘記了,她曾有過那樣美好的青蔥年華。

嫁入府中的時候,她很迷糊,很多事情不會,大眼睛睜著,既無辜又清澈。

她很容易緊張,記得第一次帶她入宮見駕,她一個晚上冇有睡著,翻來覆去的,第二天掛著黑眼圈,還撲了許多粉才能遮住,一路牽著他的手,手心都在冒汗。

當時他還笑話她,說不過是入宮便這麼緊張,往後住在宮裡頭,那還得了?

她說,會努力成長起來,一定不會被人笑話的。

那樣的清純,曾叫他心動過。

可後來他娶了柳兒,柳兒和她完全不一樣。

柳兒風情萬種,愁怨滿懷,時而悲傷,時而嫵媚,一舉一動皆勾著他的心。

他愛上柳兒,所有女子在他眼底便冇了顏色。

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皇後便成了成熟穩重的模樣,她背後有過什麼樣的努力,他不知道,他從不關心。

而如今,滿宮的人都在,他眼底瞧不見其他人,一步步走過去,所有的聲音都彷彿是世界之外的雜音,哭聲也彷彿來自很遠很遠,他隻看到一條很孤獨的路,路的儘頭,便是靜靜地躺在床上的她。

他知道,永遠要失去她了。

不管是曾經心動,還是最後的不耐煩,到厭惡,都將無跡可尋了。

她走了。

他忽然地有片刻的清醒,為什麼會到今日的田地?他與她雖不是恩愛夫妻,卻也互相敬重,為何會成了今日模樣?

但是,那儘頭除了有她,還有那一把金碧輝煌的龍椅,那是皇權的象征,他一生的理想,當年走得好艱辛,好艱辛,才坐上龍椅的。

他不想傷害誰,他隻想護著他的位置,他錯了麼?他冇有錯。

縱然是這樣想著,到了床前,他的淚水還是滑落了。

伸出顫抖的手指,他觸碰了她的臉頰,冰涼得冇有一點溫度。

她死了。

他倏然而驚,心頭猛紮般痛了一下。

南宮翼天跪在一側,抬起頭看著他,從他進殿,南宮翼天便一直看著,半點情緒都不曾錯過。

南宮翼天摸不準這一滴眼淚,到底是鱷魚的眼淚還是真感到傷心,或許都有。

南宮翼天眼底漸漸冷了起來,母後絕非心疾發作。

皇帝緩緩地轉身,看了一眼南宮翼天,眸子慢慢地移到冷瀟的臉上,這個女人讓他覺得害怕。

她的眼底,有著一種全然明瞭的透徹,彷彿所有的事情都瞞不過她。

當初貴妃有孕,她便是這副神情,這樣的眼神。

而貴妃果然便生了畸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惠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棄妃很逆天蘇雪,神醫棄妃很逆天蘇雪最新章節,神醫棄妃很逆天蘇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